首页 > 厂商动态 > “陕南农业如何发展”系列报道之农业现代化现状
201607月20

“陕南农业如何发展”系列报道之农业现代化现状

陕南的农业最近挺火的。前有5月17日陕南循环发展会议上省长胡和平的“扎实推进特色现代农业建设,进一步延伸农业产业链和价值链”的表态发言,后有5月底,安康茶叶在京津两地的强力推销。这些现象的背后,是陕南山区农业的发展辉煌成就。

农业乃国本之事。一直以来,山区农业咋做强,山区农特产品的品牌如何打出去,山区的农民如何致富等这些问题都是困扰陕南三市主政者的大事。接下来的几期,我们就尝试用我们所看到的和采访到的事例,告诉读者一个真实的陕南农业。0019d1839ac918f2774107

素有中国硒谷之称的安康。

天然条件差,农业难做强

6月23日,秦岭南麓最北端的柞水县,下了一整夜的暴雨终于在天亮时停了下来。放眼望去,夹在崇山峻岭间的柏油马路早已变得泥泞不堪,个别路段甚至出现了塌方的险情。我们预约的采访对象,无论是政府官员、企业主,还是农民,都在忙着清理道路、厂区、家门口等区域。这里本没多少可供耕作的土地,村民家里大多以林地为主。但大雨所致,不仅让一些林地的果实散落一地,甚至很多林木也伴随着滑坡而冲到了路边。

上述场景,在陕南可谓司空见惯。从一个侧面,我们也可以窥见陕南农业的弱小和发展难度之大。尽管只有秦岭一山之隔,但相比较关中平原地区,陕南地区特殊的地形地貌造成了这里春夏雹灾、夏季暴雨、秋季连阴雨等气象灾害与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频发,严重制约着农业现代化的发展,使得这里既达不到农业大区,更达不到农业强区。0019d1839ac918f2774b08

正在忙碌的采茶女。本报记者张权伟摄

一条水泥路串起千家万户,房子掩映在绿色之中,村庄镶嵌在林海之间,农家小院前是一眼望不到边挂满果实的规范化核桃园,这便是位于柞水县城西南部12公里处的梨园村景色。据该村党支部书记袁正华介绍,梨园村共有土地4万多亩,几乎全是山地,气候条件很适合核桃、板栗、五味子等植物的生长。

众所周知,现代农业离不开规模经营,规模经营需要土地相对集中。近年来,梨园村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人工种植蔓地亚红豆杉1000亩,带动周边200余户农民就业,实现人均年增收5000余元。但相比于4万亩的总林地面积,1000亩并不是一个大数字,所占比例并不高。

“很多公司不倾向于在此承包山地搞规模化种植,一方面是经济成本,一个山头往往就有好多家共同占有,企业不好谈;另一方面,即便是能租下来,山中的林地也无法展开机械化作业,还是得靠人来管理,成本更高了。”柞水县农业局副局长黄华分析道。

关于农业方面机械化的推广使用,来自省统计局的一份关于全省农业机械拥有量的统计数据也许可以佐证黄华的观点。2014年,陕西全省共拥有101549台大中型拖拉机,其中关中最多,拥有69169台,占到了全省比例的68.1%;陕北次之,占比24.6%;陕南最少,汉中、安康、商洛三市总共拥有7440台,占比仅为7.3%。相比于2010年的8289台的统计数据,不仅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10.2%。

除了地形等特殊因素,造成陕南农业不强的原因还有一项无法忽视的因素,那就是市场。与柞水县毗邻的镇安县,也是“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形,其农业结构与柞水相似,板栗在本地农产品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据该县云盖寺镇党委书记蒋维杰介绍,几年前,板栗可以卖到每斤4元,现在已经跌了一半,只有2元左右,“市场的波动较大,对农民的积极性也有影响”。目前在云盖寺镇,只有30%左右的人在从事农业,其余的人以外出打工为主。

农企遍地开花,行业缺少领头羊

作为能够沟通农民和市场二者之间的企业,对于农业现代化的意义不言而喻。陕南在发展农业企业方面,早已呈现遍地开花的趋势,但仍然缺少大的支柱性的龙头企业。

以中药为例。秦地无闲草,自古多“名门”。地处秦巴山区之间的陕南自古便是我国重要的中草药产地,但是,这并不代表陕西天然的会成为中药强省。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陕南既没有在整体上形成类似于安徽亳州、江西樟树这样享誉全国的中药材地域品牌,也未能打造一个年产值过10亿元的中药产业龙头企业。

“近年来,原本起步较早的陕南成药生产企业,本该成为中药产业发展的龙头,持续推出一些核心产品。但由于资金投入严重不足,研究开发集成度低,加之品牌意识不强、市场开拓乏力等众多因素,部分成药企业发展陷入了困境。”汉中市一家大型中药企业科研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坦言。

详解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名单,我们可以看到,陕西省榜上有名的企业多集中在西安、咸阳、宝鸡三个区域,陕北陕南地区目前都是个位数。陕西省级的五批重点龙头企业公布名单上看,依然是关中区域占比约80%,而陕北陕南则分别占比约10%。

“关中是陕西省的政治、经济、文化集中地,是引领全省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陕北以农牧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缺乏农业带动企业。陕南整体自然资源较为丰富,以农业为主,但同样缺乏现代工业,所以陕西省绝大多数龙头企业集中在关中一带,布局不合理,发展不平衡。而且陕西省龙头企业多数仍处于发展阶段,以传统农业生产为主,产业多为初级产品的加工,产品结构趋同,缺乏科技含量。”省农业厅产业化处负责人说。

菌类种植是陕南的一个重要农业产业,尤其是汉中出产的食用菌品质上乘,国内市场需求量非常大,但对80后的经销商孙泉涌而言,这一块的生意“真心不好做”。去年,他一手创建的林溪菌业合作社引进了全县第一条电脑恒温烘干设备,将干菇加工成本从每斤5元降至2元。“如果要再投入一条精深加工生产线,必须达到一年3000万袋种植。而留坝全县的种植量有800万袋,还不足以保证精深加工的原料投入。”孙泉涌说。

孙泉涌所面临的难题,正是陕南农业当前阶段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由于陕南“七山两水一分地”的现状,大面积土地“分散化”经营,几乎无法推广东北和关中地区的大规模集约化生产,并直接导致了现代农业的生产、管理、经营水平落后。什么是符合山区特点的现代农业之路?如何力破山区农业“分散化”之困?陕南三市目前还都在探索当中。

变不利为有利,“农业+”是出路

天然条件的限制并不能成为不发展的理由,特别是在天堑变通途,“互联网+”战略方兴未艾之际,很多的不利因素,正在逐渐转化为有利因素。

有利用陕南独特的生态环境起家者,比如张为国所领导的陕西东裕生物科技公司。

站在位于大巴山北麓的一座山头上,望着自己亲手种植的760亩茶园,张为国自豪地向记者介绍道:“高山云雾出好茶,这里年降雨量900mm-1200mm,昼夜温差大;茶区紧邻巴山原始林区,周围林木茂盛、空气清新、水质纯净,具有生物多样性特征;这里是我国稀有的富含锌硒的地带,土壤肥沃,有机质含量高,PH值4.5-5.5;由于山高、林深,茶园多为漫射光,且云雾缭绕,自然生态环境极好。”

好山出好茶,如此好的生态环境下培育出来的东裕茶,曾连续3年在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上荣获最高奖——特别金奖。2013年4月,“东”牌汉中仙毫荣获第31届巴拿马国际博览会茶叶类金奖。

也有利用“互联网+”的时代机遇腾飞的,比如陕西森弗天然制品有限公司的金新康。

2006年,31岁的商洛人金新康选择从互联网贸易公司起步创业,在研究生毕业后注册了陕西森弗生物技术公司。当时,以互联网平台发展农业经济,真正付诸实践的少之又少。凭借敏锐的洞察力,金新康首先选择将传统农业与阿里巴巴国际站、百度等互联网平台结合,在创业第一年就利用互联网完成了160万元的销售额。

目前,该企业的年销售收入已达到10亿元,并荣获2013-2014年度陕西省电子商务示范企业、2015-2016年度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企业。作为新型农业创客,金新康说:“我是互联网+浪潮下幸运的受益者。”当下,森弗正在加紧制作自己的APP平台,实现与市场的无缝对接。

当然,在上述的模式之外,在陕南最广大的农村地区,更多的探索还在进行当中。位于秦岭南麓牛背梁脚下的朱家湾村,在秦岭终南山隧道未开通之前,这里的人别说致富,即便是想翻越重重大山出去一趟都是一件考验勇气与毅力的事情。但正是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让这里在解决了基本的交通问题后成为西安市民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农业+休闲、农业+观光、农业+文化……把传统农业做深、做细,就会发现一片广阔的天地。将生产、生态、生活这三种商业模式,通过网络和电子商务的方式推广出去,来迎接更多的游客,使当地的村民能获得更大的收益,使游客能获得更大的开心和快乐。”朱家湾村村支书胡志平说道。未来,游客可以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通过互联网预订朱家湾各种住宿房位、娱乐项目,并在网站的帮助下完成“吃、住、行、游、购、娱”等旅游活动。

“事实上,当我们谈论陕南农业在陕西所面临的问题时,何尝不是陕西农业在全国所面临的问题。”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王建康说道。(记者 张权伟)

文章作者:Sam Winchester
本文地址:http://www.zhaibu.com/6500.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